伍爱资源网 - 分享网络上的各大精品资料技术跟热点新闻以及最新的SEO技术
当前位置:伍爱资源网 > 值得一看 > 热门事件 > 正文

男主播8000元买幼女直播性侵,多人打赏:她们的朋友圈,我不敢看

作者:升哥 点击: 热门事件本文有2181个文字,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

文章前言:又有未成年女孩被害了。 这一次,她是在无数人在线围观和打赏下,被成年男子活活性侵。 甚至,在她被侵害的同时,身边还有两个同龄姑娘负责帮忙按住她的手脚。 ​ 最近,这起据

又有未成年女孩被害了。

这一次,她是在无数人在线围观和打赏下,被成年男子活活性侵。

甚至,在她被侵害的同时,身边还有两个同龄姑娘负责“帮忙”按住她的手脚。

最近,这起据说发生在云南文山的恶性事件,引起轰动。

一个男子得意洋洋地把性侵幼女的视频放在网上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不仅直接曝光了受害者的容貌,甚至都没有遮一遮自己那张邪恶丑陋的脸。

太猖狂,也太大胆了!

虽然截至目前,我们对受害女孩和作恶的禽兽依然一无所知,但并不妨碍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对此感到愤慨、焦虑和痛心。

还记得,一百多年前,鲁迅曾在《狂人日记》最后痛呼:救救孩子!

没想到,一百年后的今天,我们依然要眼睁睁看着同样可怕的事发生,继续喊出那句:救救孩子!

多少罪恶,就潜伏在我们身边。可是拿什么保护你,我的孩子?

01

中国版“N号房”,离我们有多近

这件事的起因,最早来自某视频平台。

有网友发现,一位自称是云南文山人的男子,公然在直播间里性侵女孩。

对于性侵,他不仅没有任何遮掩,还自豪地介绍,女孩刚刚上初一,是自己花了9000元买来的处女。

全程他就像展示货物的买主,丝毫没把女孩当人看,在对方的哭喊和挣扎中,尽情施虐,一逞兽欲。

据说,当事男子还特地给女孩下体拍特写,血淋淋的场景和他得意洋洋的声音,凑在一起就是人间地狱。

在后来广泛流传的视频中,虽然已经打上了大片马赛克,但光听声音,就足够让人毛骨悚然,甚至生理性呕吐。

这哪里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得出的事。

这已经击穿了大部分人道德的底线!

更可怕的是,这显然不是他第一次作恶了。

光是在直播中,旁边就有两个同龄小女孩赤身裸体出现,听男子介绍,她们也是买来的“货物”。

在男子的威逼之下,两个女孩摆出不同姿势,甚至还要帮着按住被侵害女生的四肢。

有一个成语,叫为虎作伥,意思是之前被猛虎吃掉的人化作伥鬼,迫害新的人落入虎口。

这两个小女孩,在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价值观之前,就已经被迫成了帮凶。

然而,帮凶恐怕并不止她们两个。

在零碎的网络信息中,有人发现,“直播性侵”恐怕已经形成一条隐秘的产业链,成为中国版“N号房”。

有人专门负责从偏远地区引诱少女,有人负责提供“货源”,有人负责直播“验货”,有人负责视频制作和多平台推广。

在这些环节中,除了一无所知的少女,还有多少是明知故犯、见钱眼开的恶霸团伙乃至熟人,我们根本不敢细想。

这一条黑色产业链,不知道浸没了多少女孩的血泪……

目前,在网友的举报之下,云南文山当地警方宣布全力开展调查。

这种性侵幼女、不配当人的禽兽,请务必严惩不贷,千刀万剐也不为过!

02

性犯罪,正在隐秘的角落上演

“直播性侵”事件爆发后,人们除了狠狠谴责始作俑者之外,往往忘记了事件另一方的存在。

那几个受害女孩为什么会出现在成年男性手里?

她们是被拐卖的,被诱骗的,还是懵懂中被其他人引入歧途?

她们知道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吗?明白该如何求救、向谁求救吗?

最重要的是,她们的监护人呢?

虽然我们不愿意承认,但这几个女孩大概率指向一个群体:农村留守女童。

当大城市的家长大多把孩子看得像眼珠子一样时,留守孩子面对的,只有年迈的祖辈,和穷困潦倒的生活。

所以,她们才会像待宰羔羊一般,被伤害、被侵犯、被“展示”,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求助的窗口。

早在2013年,全国妇联曾经发布了一份《农村留守儿童、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》。

中国农村留守儿童(0~17岁)数量达到6103万人,其中留守男童占54%,女童占46%。

而在学龄前和义务教育阶段,家长往往将女孩留在家乡,选择带男孩进城接受更好的教育、享受更好的生活条件。

在大龄儿童中,情况恰恰相反:家长会让完成义务教育的女孩尽早进城打工,以补贴家庭收入,而男孩则可以继续接受教育。

七年过去,这组数据也许又有了新的增长,但留守女童的生存环境,恐怕并没有显著改善。

在一个受访家庭中,一对姐弟同为留守儿童,但弟弟每天自带的午饭会有腊肠,姐姐每天却只有萝卜干。

最悲哀的是,姐姐对此欣然接受:

“这是应该的呀,女孩子长大了总要嫁人,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。我妈妈说传宗接代还得靠男人,所以对我弟弟好一点。”

除了生活条件的匮乏,留守女孩还面临着性教育缺失的大问题。

就像直播被性侵的文山少女,她一直在哭喊着“我好痛”,但她真的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吗?

答案恐怕是否定的。

更不用说,她事后能不能及时采取措施,避免早孕的风险。

这些留守女孩,既缺少必须的生理卫生常识,又对月经、怀孕等青春期性知识毫无概念。

如同直接暴露在恶狼视线中的羔羊,还来不及认识人心的险恶,就已经被啃食得体无完肤。

据报道,最极端的情况下,留守女孩在早产时才被发现曾被性侵。

有些女孩还没来得及长大,就已经当了妈。

仅仅是2020年以来,留守女孩的可怕遭遇,已经数次引发全国轰动。

贵州,一位7岁留守女童遭亲生爷爷性侵染上性病,直到送去医院问诊时才被发现。

湖北,另一位留守女童,同样是7岁,失踪几天之后,被发现早已遭57岁邻居杀害,埋尸地点就在后院。

一组全国检察机关的数据显示,从2018年1月到2019年12月,两年时间内,全国起诉涉及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4258件。

我们不忍心去想,4258的数字背后,有多少女孩像云南文山少女一样,被活生生侵犯而毫无还手之力?

03

那些叫“招娣”的女孩

天生就生存在暗处

有一个很残酷的事实是,对大多数人来说,弱势的女性,是很难被注意到的。

那些出生在暗处的女性,甚至连被看到的机会都没有。

相比之下,留守女孩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

这些弱势女性,往往来自重男轻女的文化环境中,从小就承担着繁重的家务,名字里带着“男”“娣”来寄托招来男丁的期望。

她们的唯一价值,似乎就是早早打工,为家里攒钱出力。

如果不幸遇到贪财的家长,等待这些女孩的命运往往更加不堪。

在微博上看到过这样一段讨论,关于贫困家庭女性的婚姻,不外乎几种结局。

要么,辛辛苦苦多年打工的积蓄,都用来给不成器的老公还债。

要么,早在结婚前,就被娘家榨干,连同彩礼钱,一分都拿不到。

在经济困窘的大前提下,这些女性很难跳出既定的命运。

今年5月,江苏一个15岁女孩吞了安眠药之后想要跳河自尽。

当消防员救下她时,她才说出,自己自杀是因为,父亲要自己辍学嫁人。

“我姐16岁,已经生了一个孩子了,现在都要二胎了。”

“我爸贪财,想要彩礼钱。”

15岁,明明还是上学的年纪,却已经要被迫嫁人。

已经报道出来的新闻尚且如此,那些阳光照不进的阴暗里,一个女孩想要平安长大有多难,我们根本无从想象。

04

她们的朋友圈,是时候曝光了

有些女孩被生下来,就要面临一场生死大劫,遭受多一份人间疾苦。

唯一让人感到安慰的是,有黑暗也会有光明。

今年,一个叫张桂梅的女校长火了。

她用一己之力,筹办女校,十年把1645名大山里的女孩送进大学。

如果不是张桂梅,很少有人知道,时至今日,依然有这样一群底层女孩,拼尽全力希望摆脱留守女童的宿命。

如果不是张桂梅,她们也许早早被定下婚事,辍学回家,沦为生育工具,从大众视野里消失。

如果不是张桂梅,我们不会意识到,留守女孩乃至弱势女性,依然面临着巨大的生存挑战。

巧合又稍显讽刺的是,张桂梅和她的学校,同样来自云南。

同一个地方,有人挣扎在恶人的蹂躏下,有人还有机会改变命运。

天助自助者,能真正挽救人生的,只有自己。

同样是留守儿童,钟芳蓉寒窗苦读十余载,一朝考上北大,还能坚守初心,选择冷门的考古专业。

同样是生活困窘,曾经在疫情期间不得已在山坡上找信号的范天兰,考上了理想的西南大学,拿到了公费师范生的名额,终于能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同样是出身寒微,当年靠希望工程“大眼睛”闻名全国的苏明娟,如今已经拥有了焕然一新的人生。

弱势女性的命运,需要每个人去关注,但归根结底,要想改变这样的现状,需要的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发声与奋斗。

这些年,当我们讨论“女权”时,常常有人会说:中国女性的生存环境已经足够好了。

人总是恐惧于未知,但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无知,便也同时拥有了找寻真相的勇气。

当亲眼目睹这么多女性悲剧命运之后,再冷血的人,也不会这么断然心存侥幸。

保护留守女童,刻不容缓,它需要你的一份关注和分享的力量。

但愿能有更多黑暗中的弱势女性,能拥有走到阳光下的机会,真正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。

文章标签:

热门事件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

评论列表

说点什么吧!不要发广告哦!!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